中文EN
供应商
???

刚果(金)森林过春节

来源: 时间:2024年01月29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 打印
  还有十多天就是春节了,昨天晚上突然做了一个梦,梦中回忆起了那年在非洲刚果(金)的森林矿山里,我在海外过的第一个春节。十年前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与作家三毛一样,选择了一条通往执念的通途,跨越千山万水来到梦里的非洲。
  我站在神奇的刚果河边,踏着赌足球最好的网站的前辈们在刚果河两岸洒下的汗水、留下的足迹,感受非洲这片热土上被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号召而出的遍地春光。脚下,汹涌澎湃、水流湍急的刚果河,经过30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,终于在刚果(金)首都布拉柴维尔与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之间,制造出一个心形图案的斯坦利湖。
  这时,非洲很近,远方的家乡却是那么远。从此,非洲在我的心中,也不再只是一种虚拟和幻影。我的心情与斯坦利湖一样,怦然跳动,难以平静。
  加丹加高原是刚果河和赞比西河的源地,我去的这个偏远的地方,就在加丹加高原科卢韦齐市附近一片人迹罕至、瘴气弥漫的原始森林,我的同事们早在两年前就来到这里。第一批海外矿山建设开拓者在供电不足、交通不便、疾病肆虐、生产设备和生活必需品缺乏的情况下,凭借不怕苦的干劲、不服输的闯劲,住集装箱、吃方便面、人背肩扛、徒步行进,仅一年半的建设时间,就在茫茫森林里建起了一座现代化矿山,创造了非洲矿山建设的“中国速度”。
  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”时光荏苒,那时才来非洲不到2个月,转眼就该过年了。离家的时候我对这里充满憧憬,恨不得离开家乡越远越好。当过年的时候,身处异国他乡,心头的思绪却翻腾得尤为剧烈。想念遥远的祖国,思念家乡的亲人,想念除夕夜的鞭炮声声,还有美丽的烟火,想念初一妈妈早上做的芝麻馅的汤圆……
  这种奇妙的感觉,就是所谓的乡愁。
  大年除夕,矿区内的冶炼、硫酸、磨浸等单位和工点还是机械轰鸣,到处呈现出生产繁忙的景象,营地却已经张灯结彩,休班的同事们在宿舍里清除灰尘,打扫卫生。办公区、生活区里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来,门框贴上喜庆的春联,硕大的福字也不能漏掉。
  在矿山现场过年的女同志,都是留守施工一线的法语翻译,也是矿山里难得的姐妹花。她们翻出了平时难得穿出去的时尚衣裙,把手中美轮美奂的窗花剪纸贴在玻璃窗前。大家碰面都会致以新年的问候,非洲的员工们也抱着拳,说着不熟悉的中文“春节快乐,恭喜发财”,向中国同事们祝福新春佳节。
  自然,大年三十的年夜饭,跟平时也大不一样,这是一年中最丰盛,最热闹的一顿饭。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开播的时间,正好是刚果(金)当地时间下午2时整。大家早早聚在一起看春晚、包饺子,预备晚上的年夜饭。鱼香肉丝、剁椒鱼头的香味早就从厨房飘溢出来。大虾、螃蟹、海蜇,还有特色菜珍珠丸子和粉蒸肉,以及大家都爱吃的糖醋排骨、西湖醋鱼、香酥鸭和老母鸡汤都摆上了餐桌。每张餐桌上,摆放着平时不舍得拿出来的20年山西汾酒。酒浓烈醇辣,菜色香味俱全,嘘寒问暖的话语、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,在不知不觉中化解了心中升起的思家之情。
  晚上8点钟,大家在森林举办里的春节晚会也正式开始了。气势磅礴的独唱《信仰》、太极拳、小品《傻子上学》、单口相声等,一个个员工自编自导的节目,获得了阵阵欢呼和掌声。在喜庆的音乐声中,非洲员工跳起了欢快的民族舞蹈,让整个矿山过年的气氛达到极致。
  此时,一起工作的同事、睡在上铺的兄弟、相聊甚欢的姐妹们,还有身边的这群早已打成一片的非洲员工,成为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存在。虽然远离家乡,没有亲人陪伴,没有鞭炮和美丽的烟花,可是在浓浓的节日氛围里,大家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,家庭的温馨。
  “张,春节快乐!”深夜12时,陪同我值班的非洲员工迈克抱着拳头,作揖低头行礼,用字正腔圆的中文给我拜年,我连忙把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递了上去。迈克是刚果(金)人,毕业于卢本巴希大学,具有本科学历,精通汉语、英语、法语三种语言。
  那时矿山才刚刚投产,企业的各项基础设施还很薄弱,产能也不高,现如今企业产能翻了几倍,阴极铜、氢氧化钴、硫酸、二氧化硫都实现了原有的既定目标,企业发展形势越来越好。 
  “这真是不寻常的成就。很幸运,能和中国企业一起成长。”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,迈克充满了信心,他说:“我非常愿意成为中国企业与当地沟通的一座桥梁,把中国学问和中国企业为当地做的贡献讲给当地群众听,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‘一带一路’倡议给大家非洲人民带来的实惠。”
  人生旅途多奇妙啊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的路途和风景。既然那时选择了非洲,大家便风雨兼程,无怨无悔。
  如今,昔日非洲的工作与生活已成了我远去的记忆。生活像一只具有魔法的手,推着我不断地往前走,去追寻心灵的呼唤,那些记忆与曾经的诗和远方,成了我内心的磨砺与成长。 张湘涛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